雨災后的車輛保險困局 返回

受強臺風“菲特”影響,上海遭受暴雨襲擊,其間不少車輛受損。有的公交車,因在低洼地帶行駛或停放,成為“潛水公交”。有的居民區車庫,因雨水灌入,成批車輛被長時間浸泡而報廢。更多車輛則是在行進途中,因發動機進水等原因而拋錨,并導致交通堵塞甚至交通事故。

推薦閱讀
  面對暴雨造成的巨大損失,我們在檢討城市排水設施不足等問題的同時,應更多關注災害善后事宜,特別是與廣大車主利益直接相關的車輛保險理賠環節。

  現實情況是,車輛保險行業并沒有起到應有的抗災作用,問題主要來自車主和保險本身兩個方面。

  就車主方面而言,不少車主只投交強險,不投涵蓋“暴雨”險情的車損險等商業險,更別提比較特別的涉水險。由保險意識不強所引起的不投保,或者投保不足,直接導致大批車輛無法進入保險范圍,進而大批車輛的損失只能由車主本人埋單。

  車輛保險方面也存在不少問題,導致本應得到保險理賠的車輛不獲理賠,或獲賠不足,這又反過來導致更多車主放棄車輛商業保險。具體來說,車輛保險本身主要存在以下幾個問題:

  一是保險法規粗糙,缺乏對具體問題的詳細規定或指引。就以暴雨問題為例,保險公司的車損險保險合同中,一般都涵蓋因“暴雨”導致的車輛損失。但是,何為“暴雨”,相關法規并無明確規定。比較合理和科學的處理原則,應該是在保險法規或規范中,直接明確保險法意義上“暴雨”的判定標準。比如,在多長時間內降水達到多少毫米,即屬“暴雨”。

  我們知道,氣象學上對“暴雨”有認定標準,但這個標準在保險法上可能不宜直接套用。因為像上海這樣的特大城市,不同區域的降水會存在較大差異。考慮到舉證難度,此種情形下應盡量照顧車主。比如,氣象部門若認定全城暴雨,則無需進一步考證車輛所處具體區域的降水情況。但在氣象部門未認定的情形下,若車主可提供車輛所在區域瞬間大量降水、積水證據的,也應認定為法律意義上的“暴雨”。

  二是保險條款模糊,為少賠、拒賠甚至訴訟爭議埋下伏筆。不同保險公司的保險合同條款可能有所區別,但一般而言,保險條款中使用法律術語偏多,對問題的描述也以抽象概括為主,而對具體問題又缺乏詳盡解釋和說明。仍以“暴雨”為例,車損險一般都認可“由暴雨導致的車輛損失應予賠償”。但如何判斷車輛損失系暴雨所致?對此通常沒有明確標準。此種情形下,在車輛受損時,車主便處于較為不利的境地,保險公司可很輕松地質疑車損與暴雨無關。車主若想主動證明,就需要以較大成本啟動技術鑒定,而法院通常又只認可由法院指定機構做出的鑒定結論。這就導致,一旦發生爭議,幾乎沒有協商余地,訴訟在所難免。

  三是保險理賠障礙多、態度差,該賠不賠等不合理情形多發。保險業的一個普遍特點是,銷售保險時態度好到爆,理賠時態度卻弱到爆。客觀地說,保險公司對無理索取保金的行為予以拒絕,既是維護其自身權益,也可說是在變相維護其他投保車主的權益,因此應予支持。但現實中,也有不少理賠案件存在惡意拒賠的情況。

  四是保險業監管不力,對保險業中的不規范現象未能及時有效治理。

  實際上,保險業存在的以上問題由來已久。接觸過車輛險事項的人員,無論是車主還是保險從業人員,幾乎人人皆知。但是,保險業作為一個與銀行業類似,擁有權力極大的監管部門的特殊行業,一系列問題長期無人過問,至少無法讓作為投保人的車主感受到監管的存在,這無疑誘發或助長著車輛保險行業的亂象叢生。

  對暴雨這樣一種天災,無法阻止它的出現,但可以通過更好的善后,減少因天災所遭受的損失。如果我們將更多的目光投向車輛保險,著手解決車輛保險中存在的實際問題,吸引更多車主投保,讓更多車主方便、及時地得到其應得的賠償,結果肯定會比僅僅關注在暴雨中有多少車輛拋錨、多少車輛變為“潛艇”,更有意義

(責任編輯:穎海保代)
买新疆11选5技巧